您当前位置:手机购彩app > 正文
低价天然气遏制美国核电发展
发布时间:2012-03-30 来源: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网站

几年前,美国的核电产业似乎要卷土重来,有15家企业提交了多达29个新核电厂项目的建设申请。如今,只有两个项目从规划变为现实。

打破核电产业复兴之梦的并非2011年日本的核泄漏事故,也不是经济疲软导致电力需求萎缩,而是页岩气异军突起,低价天然气充斥美国市场,提供了一个比核电技术更低价、风险更小的替代品。

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Princeton)发电企业NRG能源企业(NRG Energy Inc.)的首席实行长戴维·克兰(David Crane)说,“低价天然气扼杀了新型煤的发展,现在又在扼杀新型核电产业。它出现的时间不早不晚,刚好可以让对手全部出局。”

在全美,利用天然气发电正成为大势所趋;根据联邦政府的数据,2011年到2015年间,将有258座天然气发电厂投入建设。天然气电厂不但建设工期比核电厂短,而且成本更低。美国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下属信息机构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表示,一个大型天然气电厂的建设及运营成本约为每千瓦发电量978美金,而核电厂的成本为每千瓦发电量5,339美金。

低价的天然气资源已推动商业电价和居民电价双双下行。

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预测,美国将在2010到2035年间增加2220亿瓦特的发电量──相当于美国现有发电量的五分之一,其中最大的一部分(58%)是天然气发电,其次是可再生能源部分(31%,包括水电),再次是煤电(8%)以及核电(4%)。

金融研究机构SNL Financial的能源基本面助理研究员史蒂夫·派珀尔(Steve Piper)说,“谁不想要便宜的能源呢?”他预计,只要天然气产量保持高位,价格保持低位,天然气将始终是“理所当然的能源选择”。

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情况则并非如此。举例而言,世界核协会(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表示,不少发展中国家无法获得低价天然气,因此正在埋头于核电厂的建设规划。一旦建成,这些核电厂的发电成本将比大型水电站低得多。

在美国,即使是核能源的倡导者也抵抗不住丰富天然气的诱惑。道明尼资源企业(Dominion Resources Inc.)是弗吉尼亚州最大的公用事业企业,经营着七座核电厂,但也在2011年5月投入运行了一个新的天然气电厂,最近又获得批准建设一个规模翻番的天然气电厂。此外,企业还计划再建两个天然气电厂,建成后其整体的天然气发电量将翻上近一倍。

与此同时,道明尼资源企业正关闭一些老旧的煤电厂,在现有的北安娜(North Anna)核电厂增建一个大型反应堆的计划推进也极其缓慢。该企业表示,他们正在等待美国核管理委员会(U.S. 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的审批,但估计要到2015年才有结果──而且能否获批还是个未知数。

道明尼资源企业前核电总监、现任首席实行长戴维·克里斯蒂安(David Christian)说,“现在来看,天然气是大势所趋。”,并说目前天然气在电力市场中约占25%的份额,未来可能上升至30%或40%。

不过,和其他一些业内人士一样,克里斯蒂安担心对一种能源的过多依赖可能会产生问题,包括天然气。他提出一个问题,“即使天然气很经济,但这么做是否明智呢?”

从长期来看,不能保证天然气发电将持续保持优势地位,因此天平最终也许还会倾斜回核电这一边。天然气价格可能飙升,正如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情况一样。由于价格偏低,天然气生产商已经在减少气井的开采数量。

美国国会迟早会对温室气体排放征收税费。虽然现代化的天然气电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只相当于煤电厂的一半左右,但与几乎不产生空气污染的核电厂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能源输送问题也可能会困挠天然气电厂。虽然大多数天然气电厂会建在现有天然气输送管道的附近,但如果输送能力跟不上天然气需求,就会产生问题。这种事情以前发生过:当气温骤降时,家庭供暖成为当务之急,天然气需求飙升导致供给跟不上。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104座核电厂从不担心跟不上家庭能源需求飙升的问题。核电厂装料一次一般可以运行18到24个月,这种产能让其他能源供应商眼红不已。

天然气生产商正在努力缓解公用事业企业在这方面的担忧。阿帕奇企业(Apache Corp.)首席实行长史蒂芬·法里斯(Steven Farris)指出,目前每百万英热单位的天然气价格约为2.30美金,证明天然气供给充足。他说,“很显然,如今的天然气供应要比以前多,否则价格就该是13美金了。美国的天然气储量十分庞大。”

法里斯不认为天然气能满足美国绝大部分的能源需求,或应该成为主要的能源来源;但他表示,他所在的行业能有足够的容量来取代美国现有185座大型煤电站。

亚特兰大市大型天然气配销企业AGL资源企业(AGL Resources)的首席实行长约翰·索莫霍德(John Somerhalder)说,天然气行业的目标是“在产量增长的同时促进需求的增长,”没有比能源行业的消费者更忠诚的顾客了。

美国已发现巨量的天然气资源,尤其是在地下的页岩层,那里的天然气可以通过水力压裂技术抽取上来。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的统计,2010年美国30个州有超过487,000口气井生产天然气,其中德克萨斯州最多,达到95,000口。页岩气产量已经占全美天然气供给的三分之一左右。

新涌现出的天然气资源已经让天然气价格一路下行,现在仅为2005年价格水平的三分之一。

天然气主要用于美国的三大市场:家庭供暖,发电,以及化工和塑料制造等工业用途。2011年,发电行业的天然气用量与工业板块大致相同,但未来预计将占据更大比重。

发电企业难以拒绝低价天然气的原因之一在于,由于1998年到2005年间的集中建设,美国很多地方的天然气发电产能处于冗余状态。受到监管政策放松和低成本资金的推动,仅2001年,天然气发电容量就增加了60,000兆瓦,相当于120多座大型电站的产能。

然而,2002年安然企业(Enron Corp.)轰然倒下,导致发电企业遭受信贷挤压,最终将一些规模和债务压力最大的发电厂推向破产法庭,其中包括NRG能源企业、Calpine企业、太平洋煤气和电力企业(PG&E Corp.)旗下的美国能源集团(National Energy Group),以及迈朗企业(Mirant Corp.)等。

纽约德意志银行证券企业(Deutsche Bank Securities Inc.)的股票研究董事总经理科特·罗纳(Curt Launer)说,“低价天然气的好处在于,现在美国发电行业可以充分利用十年前的产能过剩。每个能利用天然气发电的企业都在努力充分利用这一机会。”

只有两大发电企业南方企业(Southern Co.)和斯卡纳企业(Scana Corp.)在推进核电厂建设计划。两家企业都计划建造两个由东芝企业(Toshiba Corp.)控股的西屋电气企业(Westinghouse Electric Co.)所设计的AP1000反应堆。这两大发电企业与一些小型电力生产商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分担建设成本,分享发电成果。

2012年2月,南方企业获得许可,在其佐治亚州沃格特勒(Vogtle)核电厂现址旁再建两个反应堆。该项目预计投资140亿美金,南方企业约占45.7%的股份,计划投入61亿美金。

南方企业首席实行长汤姆·法宁(Tom Fanning)说,他对这两个反应堆充满信心,认为其在40到60年的使用寿命期间将充分证明它们存在的价值。他说,“现在天然气看起来很便宜,但以前也便宜过,后来的结果却让人失望。”

佐治亚州的监管机构批准这个项目的基础是,南方企业预计这两个反应堆在几十年的运行期间将比煤电或天然气发电厂减少10亿到65亿美金的成本。监管机构要求企业做出这样的成本比较,以避免消费者承担不必要的用电成本。

斯卡纳企业希翼在未来几周内解决一个最终的监管障碍,在南卡罗来纳州增建两个核反应堆发电机组。

不过,目前两个反应堆项目都面临成本方面的困扰。位于路易斯安那州首府巴吞鲁日(Baton Rouge) 的绍尔集团(Shaw Group)是这两个项目的承建商,最近企业通知南方企业和斯卡纳企业,其在建设过程中发生不可预期的成本,总共可能超过4亿美金,并希翼能讨论该由谁来承担。

绍尔集团的发言人捷安特里·布拉恩(Gentry Brann)说,企业的承建合同签署于2008年,“此后出现多次监管方面的政策变化,导致建造成本上升,”如人工成本的增加等。两大发电企业表示,他们将友好协商以解决此事。

斯卡纳企业的一个合作伙伴杉迪库珀企业(Santee Cooper)有意减少在该项目的参与程度。杉迪库珀企业是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家国有企业,是该州最大的电力生产商之一,将绝大部分电力提供给电力合作企业和市政公用事业企业。出于对核电需求的乐观估计,杉迪库珀在斯卡纳企业的反应堆项目中持有45%的股份。

杉迪库珀的发言人莫莉·格尔(Mollie Gore)说,“签署合作协议后,经济就开始走下坡路。”

现在,杉迪库珀想把股权减少到20%,因为企业不需要那么多的电力产能,并正在和杜克能源企业(Duke Energy Corp.)以及其他一些公用事业企业谈判,希翼将一部分股权转让出去。

美国核管理委员会负责新核电厂许可颁发工作的戴维·马修(David Matthews)说,该机构正在积极审核九家公用事业企业提交的18个新核电厂的建设申请,但不会很快批准太多的核电厂进入正式建设阶段。

发电企业的高管表示,他们在寻求监管机构许可,保留其建造核电厂的可能性。NRC企业表示,其至少要花四年时间才能清除监管方面的障碍,如果天然气的价格优势发生变化,企业就能及时做出反应。

举例而言,DTE能源企业(DTE Energy Co.)正申请在密歇根州费米(Fermi) 核电厂的现址建造一个反应堆。虽然企业希翼明年就能拿到许可,但还没决定是否真的要投入建设。

总部位于宾夕法尼亚州艾伦镇(Allentown)的PPL Corp.企业多年来一直在申请许可,在宾夕法尼亚州伯威克市(Berwick)的萨斯奎汉纳(Susquehanna)核电厂附近增建一个反应堆。企业首席实行长比尔·斯宾斯(Bill Spence)说,他认为新的反应堆现在可能要花130亿到150亿美金,这笔资金很大,必须找到投资方面的合作伙伴,因此企业并不急于获得许可。

与此同时,该企业正加入天然气发电的大军。2012年2月,该企业以3.04亿美金的价格买下宾夕法尼亚州黎巴嫩市(Lebanon)一座705兆瓦产能的天然气电厂,收购价格涵盖后者的债务。该企业表示,这个价格只相当于建造一个类似电厂一半左右的成本。

斯宾斯说,“大家打算保持发电方式的灵活性。核电是未来的能源方式之一,但我现在还用不着做出决定。”

相关链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